天然毛皮可持续性

天然毛皮是一种可持续的自然资源。

当谈及人类和地球的未来时,可持续发展成为当前热门的话题。人口的不断增长以及对更高生活质量的普遍需求意味着我们正在以不断增长的速度消耗资源。与此同时,环境问题日益突出,表现包括全球变暖,海洋塑料污染和生物多样性减少等诸多方面。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社会的各组成部分都必须努力确保其活动的开展尽可能是可持续和环保的,包括毛皮贸易在内的服装行业。

可持续发展的概念最初是由布伦特兰委员会提出,最初称为“联合国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该委员会1987年以书籍形式做了名为《我们的共同未来》的报告。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提出:我们所面临的的环境挑战是在不损害子孙后代利益的前提下满足“当前需求”。

1987年,Gro Harlem Brundtland领导的“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为可持续发展谱写下发展蓝图,这一蓝图对当今政策仍然有指导意义。照片:联合国。
1987年,Gro Harlem Brundtland领导的“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为可持续发展谱写下发展蓝图,这一蓝图对当今政策仍然有指导意义。照片:联合国。

实际上,这意味着我们生活在自然界提供的“利益”上,而不会耗尽我们的环境“资本”: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水和自然生态系统。只要有可能,我们就应使用可再生资源和可生物降解资源(植物,动物),而尽量减少使用不可再生且不可生物降解的资源,特别是从服装到包装再到各种随处可见的石油合成塑料。我们应该可持续地使用这些可再生,可生物降解的资源 - 也就是说,我们的资源消耗速度不应该比自然补充供给更快。

可再生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是基于这样一个的事实,即大多数动植物物种比它们所在的栖息地更能产生新的资源。而那些不自己生产的物种,则只能一味依靠其他物种为生。作为自然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我们也可以将自然的“剩余资源”用于我们的食物,衣服,住所和其他需求。

让我们来看看毛皮是如何达到这些可持续性发展要求的。如今人们使用的主要有两种毛皮:野生毛皮和养殖毛皮。他们对可持续性发展的影响是不同的,因此我们会分开考虑。

 

1. 野生毛皮:是一种可持续,丰富且可再生的资源。

现代野生毛皮贸易是一个关于环保的成功案例。今天我们使用的所有毛皮都来自丰富的物种,而绝非濒临灭绝的物种。

由于国家和国际规定,毛皮行业是可持续利用可再生自然资源的责任典范。

为确保只利用自然界的富余资源,北美州,省和地区野生动物生物学家严格管控诱捕行为。这些规定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今天最重要的北美毛皮(海狸,麝鼠,貂,郊狼,狐狸,貉子)存量丰富 - 甚至一定程度上比以往更丰富。事实上,即使我们不使用毛皮,在很多地区,毛皮动物种群也必须严格把控,以防止疾病传播,或保护家禽、财产、其他物种及其自然栖息地。

作为这些国家规定的补充,自1975年以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相关规定确保野生动物不会因国际毛皮贸易而面临濒危。

虽然未涉及到严格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但北美猎户尊重动物福利本身也是令人欣慰的。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现代捕猎方法已经完善,它必须遵守《国际人道捕猎标准协定》(加拿大)和《最佳实践》(美国)。

事实上,野生毛皮来自自由放养的物种,是北美当地居民可使用的本土有机服装材料。相比之下,大多数合成材料则是由不可再生的石油资源制成的。

捕猎者在环境保护方面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像我们的眼睛和耳朵一样,都是不可或缺的。他们捕猎为生物学家提供了关于野生动物种群及其栖息地变化的重要信息。例如:野生水貂捕获量的下降可能表明上游水域污染影响其繁殖问题 - 这是一个及其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我们都关心大自然,但我们大多数人居住在城市。而捕猎者居住在靠近大自然的地方,所以当自然界受到工业活动的威胁时,他们可以向人类发出警报。

尤其重要的是:当你购买野生毛皮时,你可以为原住民及居住在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居民提供收入来源,在这些地区很难找到其他就业机会。还可以帮助人们留在原居住地监控工业活动,并在大自然受到威胁时发出警报,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2. 毛皮养殖:完成可持续的农业营养循环。

在全球范围内,大多数毛皮现在都是由养殖农场生产的,而毛皮动物养殖也以几种重要方式促进着环境可持续发展。

水貂和狐狸是最常见的毛皮养殖动物。它们是食肉动物,并在人类食物生产过程中获得剩余食物,例如我们不吃的牛,鸡,鱼和其他食物剩余。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不充分利用,这些食物的50%将会被当做垃圾填埋。

毛皮养殖动物将我们食品生产系统中的这些“废物”回收,变成美丽,持久且最终可生物降解的服装材料,而粪便,剩余残骸和使用过的稻草则将用于生产生物燃料或有机肥料,从而形成营养周期循环。

毛皮动物养殖是以家庭为单位经营的小型农场,为农村创造了就业机会。在大多数土壤贫瘠或气候过于恶劣的地区,毛皮动物养殖可以使人们过上富裕的生活。

再者,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毛皮养殖户为毛皮动物提供了优良营养和悉心照料。动物福利是通过立法和各种行为守则来实施的,但最重要的是,优质营养和悉心照料对于生产高质量的毛皮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3. 毛皮服饰:一种负责任且可持续的服装选择。

从环境影响角度来看,无论是野生毛皮还是农场养殖毛皮,毛皮服装的生产是当今服装行业最温和的部门之一。动保份子声称毛皮的硝染过程对环境有害,但实际上,进行毛皮硝染的主要材料是有机或天然化合物,现代环境保护管控措施也确保了硝染不会产生有害废水。但是总有一些动保份子故意混淆毛皮硝染对环境的影响,污蔑其使用像皮革鞣制或精加工那样污染更严重的工艺。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与其它服装材料不同,许多毛皮并不会被染色,而是直接运用其自然的色彩。

相比之下,这些石油衍生物制作的人造皮草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人造皮草每个生产阶段都会产生污染,从原材料的提取,到高温化学反应过程中的有害排放,直至不想穿时的服装后期废弃处理。越来越多的研究指出,不同于天然毛皮的可生物降解,这些人造皮草的塑料微小粒子会浸入环境中,进入食物链甚至饮用水中。

此外,毛皮服装依然主要是由熟练工匠手工制作而成,其使用的知识和技艺已经传承数代。

毛皮服装可以使用很久。一件制作精良的水貂或海狸皮大衣可以穿着三十年以上。一件毛皮服装通常会传承给女儿或外孙女。能以“古着”形式再使用或重新设计改造,回收后用于制作靠枕,毛毯或配饰。经过数十年的使用,天然毛皮最终生物降解,返回大地

关于生物降解性的更多了解:

2018年,国际毛皮协会IFF与毛皮欧洲(Fur Europe)委托比利时根特的Organic Waste Systems进行了一项实验。该实验对比了天然毛皮与人造皮草的生物降解性点击查看完整报告,或观看以下视频(中文字幕)了解更多:

可持续、负责任的生产,并沿用世代传承的手工制作技能。自然温暖,美丽,持久,最终可生物降解。现如今乃至以往任何时候,天然毛皮都是明智的选择。


Further reading about the sustainability of fur

Sustainability: New story signals a bright future for fur

 

Sustainable fur: Global campaign highlights benefits of real fur over plastic fake fur

 

Sustainability: Why is Gucci so confused?

 

Fur-free Gucci policy contradicts company's "sustainability" claims

 

Abundant furbearers: An environmental success story

 

Lies activists tell: #1 –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f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