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道德

生產、購買或穿著皮草是否有違道德?

 生產、購買或穿著皮草是否有違道德?

要回答這問題,我們必須再往前想一想,是什麼因素令使用任何動物產品合符道德?

有研究顯示大部分人都認為只要符合以下條件,使用動物便在道德上可接受: 

  1. 不讓物種的存在受威脅
  2. 不給予多餘的痛楚或殘忍的對待
  3. 須有重要用途方可殺死動物
  4. 須保持最低限度的浪費方可殺死動物

看看北美毛皮業在衡量這四項廣泛被接受的條件時如何解說。

1. 不讓物種的存在受威脅。

這是「保育」或「持續使用」的理據。

簡單來說,不能耗盡我們依賴維生的資源。

北美生產的皮草中,大概一半是來自養殖場,因此不存在絕種威脅。即使是取自野外的皮草亦來自數量充足的品種。捕獵季節受政府監管確保我們每年只會捕獲大自然界多出來的動物。

全賴優越的國家及國際監管,才能讓毛皮有商業價值,卻已近乎絕跡多年的動物恢復過來。生物學家告訴我們,加拿大的河貍數目現在已跟歐洲人最初踏足北美時一樣充裕。郊狼、狐狸及浣熊的數目什至比從前任何一刻都多。這是真實環境的成功故事。

最低限度,現代受良好監管的皮草業滿足我們第一個道德要求:皮草取自充裕的品種,並沒威脅野生品種的生存。 

 

 

2. 不給予多餘的痛楚或殘忍的對待。

這是「動物福祉」的理據。我們大部分人都同意人類有權使用動物作食物或其他用享,只要我們盡可能讓牠們接受最少的痛苦。現代皮草業非常重視這個責任。

在科研如何令誘捕盡可能人性化方面,北美是世界的領導者,該研究提供ISO標準守則、佳管理實務及國際人道誘捕標準。(見“Neal Jotham – A Life Dedicated to Humane Trapping”)州及省的野生動物部門會根據該研究釐定各品種的誘捕方式應是什麼。

在皮草人工養殖場,水貂及狐狸獲非常豐富的營養和照料,這是為國際市場提供高質素皮草的不二之法。美國養殖場均受皮草協會認證,而加拿大養殖場則按全國農場動物福利理事會的操守工作。 

因此,北美毛皮業亦滿足我們第二個道德要求:對北美毛皮動物不給予多餘的痛楚或殘忍的對待。 

 

3)須有重要用途方可殺死動物。

有人質疑為了皮毛而殺死動物有違人道因為「現今不是人人都需要皮草大衣」,但皮草是否真的屬「奢侈品」?人類需要衣服生存,特別在一些地區,我們需要能保暖的衣服。

當然,亦有其他物料讓我們保暖,但優質的物料(羊毛、絨羽、皮革)都是來自動物身上。而大部分合成纖維(包括仿製或人造皮草)取自石油,一種不可再生的資源,提煉及變質過程均對環境帶來嚴重影響。

很多地區的野生動物數量需要每年處理,維持健康而穩定以保護生態,保護頻臨絕種的物種(例如殺死捕捉地上築巢的雀鳥或海龜蛋的捕獵動物),並保障人類、牲畜及財產安全。如果必須殺死擁有毛皮的動物,那使用這些動物固然比浪費掉更符合道德。

最後,皮草大衣非常耐穿,能穿至變成「古董」或因應潮流回收重製,而且是生物可分解的-重要的環保概念。

因此,現代北美毛皮業滿足我們第三個道德要求:須有重要用途方可殺死動物。 

 

4)須保持最低限度的浪費方可殺死動物。

大部分北美的人食肉,因此一般都認為使用皮革符合道德,因為這副產品不用也只是浪費;相反,毛皮則看似會引起問題,因為人們認為動物的其他部位並沒有被使用。 

事實上,很多擁有毛皮的野生動物(河狸、麝鼠及其他品種)都為第一民族及其他人提供食物,特別在北部,不容易養殖牛及其他牲畜。而不被人類食用的動物則會放回叢林裡讓老鼠、雀鳥及其他動物吃掉,不會浪費。

我們會用廚餘餵養人工養殖的水貂及狐狸-雞、豬、魚及其他動物身上我們不吃,而最終只會丟去堆田區的部位。除了毛皮,人工養殖的水貂還能提供製造化妝品及皮革防腐的油。糞肥、髒禾稈墊及屍體能當堆肥作有機肥料,令土地變得肥沃並生產更多食物,使農業養份週期變得完整。自水貂制成的生物燃料仍是丹麥奧胡斯的巴士的主要能源,當地是世界上最大的水貂人工養殖場。類似的項目正在北美實驗。 

因此現代北美毛皮業滿足我們第四個道德要求:須保持最低限度的浪費方可殺死動物。

選擇在你手!

總括而言,現代毛皮業滿足所有使用動物的道德條件。當然,這並不代表任何人都需要穿皮草,每個人均有為自己選擇的權利。公開民意調查已確認約80%的北美洲人同意「穿著皮草應該是個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