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雪下設陷阱誘捕河狸

我跟舒斯瓦普和奧肯那根第一民族的人一起的時間不少,學會了很多寶貴知識,並對大地衍生出一份深厚敬愛。年青的我十分嚮往叢林,我追蹤動物走過的路,很快融入了牠們的世界。作為誘捕者,我開始公開發表文章教育人們認識誘捕和保育。就算人們認為自己沒有參與殺死動物,也需要知道野生動物面對的最大威脅不是誘捕,而是失去棲息地。— Ross Hinter,阿爾伯特的保育家和教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