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捕者的妻子

我並非生於誘捕者家庭,我對誘捕的認識很膚淺。我不知道馬汀皮是來自水貂,而且仍未懂得分辨真假毛皮。我首次體會到誘捕這回事,是遇上一位後來成為我丈夫的誘捕者時。我認為應該向為未來世代保留「叢林的承傳」的人致敬。在阿爾伯特,誘捕者是成功的大地管理人,他們委身保留這種自偉大的加拿大立國以來一直奉行的生活方式。我學習風乾刮淨的生毛皮時體會到工作時那份安寧,也享受協助利用獵物身體各部分的工作。跟四周環境作緊密及個人的互動為我帶來快樂及滿足感。多年來,加拿大的誘捕者一直過著這種生活,往後亦然 — Deborah Hinter,阿爾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