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捕兽者的妻子

我不是在狩猎家庭中长大的,对于诱捕工作,我只了解很少的知识,抱有很大的天真。我不知道燕科小鸟和貂的区别,并且仍然不能识别毛皮。我初次尝试诱捕发生在我遇到我丈夫的时候,他是一名捕兽者。成为这些为子孙后代保护“丛林遗产”人们中的一员,我感受到了一定的荣誉感。亚伯达捕兽者是大地成功的管理员,表现出致力于保护这种生活方式的决心,在这个我们将其称为加拿大的伟大国家诞生前一直恪守承诺。在学习烘干剥下的生皮时,我发现了工作时的一种舒缓韵律,可利用动物的各个部分帮助获得多方面的享受。与环境互动和零距离接触能够获得幸福感和满足感。多年来加拿大的捕兽者一直过着这种生活,并且在未来的岁月中,仍会继续这种生活。— 亚伯达 Deborah Hinter